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影视 APP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蓝光听书 > 玄幻 > 神级狩魔人 > 第十二章 结局

神级狩魔人 第十二章 结局

作者:隐约点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7-22 11:15:02 来源:蓝光听书【B】

“震慑!”

“唰——”

骤然间,好似往一张洁白的画布上泼洒了一团触目惊心的鲜血。

数条猩红的腕足从雪地下钻出,严严实实地缠住《影之书》,将它——托举到了半空。

弹性的触须晃动了一圈。

每一只腕足之上,密密麻麻的吸盘一张一缩,仿佛刚从血色的海洋的钻出,滴答滴答,往下滴落血水和硫酸。

书皮被腐蚀得滋滋冒烟。

罗伊心头一凛。

以前“震慑”只能伤害精神和灵魂,决不能移动目标。

可现在居然产生了物理效果。

“这便是干涉现实吗?”

守在他身边的凯尔达、柯恩目光直直盯向那一簇腕足。

瞳孔中倒映出猩红的光芒。

尽管并非直接目标。

他们意外看到了那恐怖、邪恶、暴戾的触须。

从卖相看,这跟正义和善良毫不沾边。

凯尔达不由怀疑地扫了一眼罗伊。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

“啊!”

一阵连续的尖叫爆发!如同婴儿的哇哇大哭,洪亮、刺耳。

触须纠缠之中,《影之书》鼓荡起无形的魔力涟漪。

凯尔塞壬的雪地涌起一阵无形的冲击波,席卷四面八方。

满地积雪瞬间被突然而至的力量掀翻,露出数个丑陋的凹坑。

深埋雪地里的石头,树枝地被吹到角落。

三名猎魔人身形一晃!

“噗——”

持续三秒的震慑结束。

《影之书》重重跌落于法阵中央。

一道黑光跃出了书皮,迎风见长。

眨眼变成一名背负双剑,身形修长的鬼影,它猛地一抬头,黑漆漆的脸颊上没有五官!

众人却都感受到它彻骨的杀意。

指向罗伊!

黑影双手勾勒。

掌心吐出赤红符咒,闪烁辉光。

一股慑人的灼热从天而降,笼罩罗伊光溜溜的脑门。

他不由脸色大变,

“妈的,又来!”

他现在可没有第二次全面恢复!

“伏!”

但一道吼声抢在他动作之前炸响。

莫名让人联想到巍峨,坚不可摧的山岳!

凯尔达以惊人的速度双臂交叉、舒展,画出一记赫里欧。

漆黑三角在身前放光。

他猛然举起了右手,仿佛撑开一张遮天蔽日的大伞。

“啵。”

流转黑光的护罩向外膨胀——

一个圆不溜秋的光罩,完全罩住三个猎魔人!

“砰!”

从天而降的垂直火柱正中赫里欧护盾。

然而如同蚂蚁撼大树,一个闪烁就湮灭在空气中。

凯尔达随即收回手势,撤销法印,脸上乌黑血管扭曲,表情冷然,再次挥动双臂。

“砰…”柯恩推出了一记阿尔德!

黑影身形僵硬,不闪不避,被魔力的激流吹得失去平衡,手脚乱晃地向后栽倒。

罗伊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它故意不躲开。

它拥有一定的自我意识,在反抗《影之书》?

而凯尔达紧随其后朝黑影丢出一记紫色的三角符咒。

来自狮鹫派大宗师的变异亚登法印大发神威。

黑影刚一起身,便被无形的锁链五花大绑,双臂紧紧夹在两肋处,双脚膝盖相贴。

傻傻愣在原地,拼命挣扎。

甚至不能抬手勾勒法印。

……

罗伊心头一定,异色瞳孔转向被自己死死压住的大部头书。

一记震慑之后。

猩红触手似乎对它造成巨大的伤害,书皮之上清晰地浮现出一条条腕足拖曳的痕迹。

一张没有五官的模糊面孔,正在漆黑的书皮里痛苦而惊慌地啼哭。

罗伊露出一抹狞笑!

震慑冷却还有一分钟!

……

然而战斗远未结束。

《影之书》再次召唤出诡异黑影。

这次不是单纯的一道,而是三道。

三名狮鹫派从罗伊面前一跃而出,一人拔出背后黑色剑刃,两人开始勾勒法印。

“砰!砰!”

柯恩、罗伊一左一右丢出阿尔德,魔力激流打断两道黑影的法印。

而凯尔达再次朝着持剑的黑影,飞快丢出亚登,将他捆在原地罚站!

柯恩负责防守,罗伊从中辅助,而凯尔达则用亚登连续攻击。

三人默契合作…

阳光又极大削弱了灵体的实力。

二十秒。

火光、劲风、剑刃破空声统统消失。

庭院中多出了四道被无形锁链捆成粽子的身影!

……

冷却时间完毕。

“震慑!”

罗伊发动猩红腕足,第二次缠住了《影之书》…

它被抬举到半空,发出一阵怨毒的刺耳尖啸,原本缭绕不散的黑雾,好似被阳光蒸发一般迅速消散。

书皮上“dhu saov morc”的字样中间,霎时崩开一条惨白的食指状裂痕。

罗伊能感觉得到,再来一记“震慑”,便能毁灭魂器的核心。

而它显然意识到了致命危机,豁出一切发动临死反扑——

“噗、噗、噗…”第三次,数不清的黑影钻出了《影之书》。

雪地上,瞬间出现十道狮鹫派灵体。它们抬头,黑色面团似的脸颊上,似乎睁开了一对对冷漠的眸子。

三个人脸色大变!

金黄和漆黑的光芒闪烁。

罗伊瞬间给自己套上了两个护盾。

柯恩义无反顾挡在他身前,双手交叉。

而凯尔达再次撑开了“庇护所”般的赫里欧法印。

“洪!”

“嗒!”

“伏!”

“洛!”

短短一秒,整个凯尔塞壬,慑人心魄的‘吼’声不绝于耳,回荡于雪山之间和悬崖之间。

直冲天际!

魔力灵光疯狂闪烁!

潮水般的混沌能量咆哮、肆虐!

好似一伙法师在疯狂轰炸。

铺天盖地的火焰和狂风掠过半空,淹没漆黑的法盾!

罗伊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巍峨的群山、无垠的大海…

迎面压下!

“咔嚓!”

赫里欧破碎!

凯尔达闷哼一声,一只无形的巨手把他握在掌心,用力投掷了出去!

他飞出五米远,狠狠坠落,吐了一口血沫,艰难地爬起身体,复又冲向黑影。

柯恩直接被暴风给掀了个跟头,向后栽倒在雪地里。

处于层层保护之后的罗伊,受到最小的影响。

仅仅晃了晃身体。

“唰唰…”

攻势一波又一波。

十道黑影之中,五道拔出背后漆黑的剑刃,身形起落间沿着不同方向包抄而来。

另一半屹立原地,双手再次飞舞。

空气中浮现出五光十色,肉眼可见的魔法潮汐。

……

“砰!”罗伊忍无可忍,猛然推出左手,一记阿尔德将一道黑影掀翻。

右手在虚空中抓出加布里埃尔…

“嗖—”一箭直接击碎了一名灵体的脚踝。

而柯恩从他侧面钻出,缠成一团的双手猛然推出一记符咒——

蛋壳状金黄色昆恩法盾在他身周张开,挡住三把猛劈而至的剑刃。

“噔、噔、噔…”来袭者被一股强大反作用力弹开。

而柯恩闷木讷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之色,嘴角流出鲜血,但三色的瞳孔坚毅不改,再次双手勾勒。

“砰!”

另一边,五名施法的狮鹫派与迎上前的凯尔达发生激烈碰撞!

一边掌心不停吐出火焰和狂风。

一边撑开一张摇摇欲坠的漆黑光罩。

耀眼法术灵光,与赫里欧不断抵消。

但很快,频繁使用“吼”的后遗症爆发,老凯尔达鼻孔、嘴角,眼睛…七窍流血!

但他目光仍旧镇定,毫不退缩地挡在五名昔日的同伴前。

战意昂扬!

自此,凯尔塞壬洁白的庭院,

战场被分割为两个部分。

柯恩与罗伊应付五名挥剑者。

靠近法阵的边缘,魔力被弱化到极限。

两人后背相抵,长剑挥舞如电、战斗中夹杂着弩箭破空的银光。

数道风驰电掣的影子围绕着他们俩兔起鹘落地上下翻飞、疯狂转圈。

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光闪烁不息。

幸而阳光削弱了灵体的战斗力。

阿隆戴特之上压制也开始生效。

罗伊身后再次钻出血色的触须,超过二十点意志使得它化作实体。

粗大有力的腕足随着阿隆戴特一同出击。

且无视招架和防御。

每次扑击,必然能缠住灵体,定身。

这极大缓解了两人的压力。

然而年轻人再怎么默契配合,也比不上一群动辄上百岁的前辈。

一分钟。

两人脚下洁白的雪地染上刺目的鲜红。

浑身浴血。

罗伊的左胳膊和胸口被削了一条深可见骨的口子。

柯恩侧腰的棉甲被划破,染红,露出一条婴儿嘴似的血口。

细小伤不计其数。

而凯尔达最为惨烈,头发胡须都被火焰烧焦,鼻青脸肿,胳膊和脖子的皮肤上爬满烧伤、淤血、剑伤。

要不是提前饮下海克娜煎药以及满月魔药,靠着消耗魔力续命,他早就支撑不住。

……

凯尔达咬着牙,喘息如牛,琥珀的瞳孔瞪得浑圆,仿佛要透过缭绕的黑气,洞彻黑影的真实身份。

“噗呲…”

一道黑影舍弃法印,拔出背后长剑,身形一纵一落,扑至身前,一剑削向他的肩膀。

“砰—”

凯尔达手掌轻颤地一推,金色的昆恩法印将其弹开。

一记阿尔德鬼魅地朝他侧面袭来。

他再度勾画法印。

但颤抖的手指失去了速度。

一枚空气弹在他耳边炸响。

他头晕目眩地仰面倒地。

恶风接踵而至。

凯尔达只来及贴着刺骨的雪地一滚。

心头咯噔一跳。

一把漆黑的剑,突兀地横在他脖子间。

寒刃划破皮肤,染上鲜血,却寸步未进。

突然间,架在他脖子上的剑开始剧烈颤抖。

持剑的黑影没有表情,却传递出到深入骨髓的痛苦。

不止是他,包括身前的四道黑影,都停下了攻势、浑身抽搐。

包裹住他们的黑烟仿佛融化的冰雪,大片大片地升腾而起,融入空气。

体表“滋滋”泛起电流般跳跃的的虚线。

他看向另一边,瞳孔收缩——

不知何时,漫山遍野屹立着密密麻麻的黑影,至少五十多位。

而在它们面前。

柯恩长剑如拐杖般撑着身体,罗伊高举着一本毫无魔力灵光的《影之书》,爬满乌黑血管的脸上露出会心一笑。

“你通过反复尝试,吞噬了魂器《影之书》的核心,经验值 600,猎魔人lv9(2900/6500)”

“看到没,柯恩、凯尔达,我们成功了!”

……

“哈哈,老师没事!”柯恩长长松了口气,一手捂着腰,一手把长剑当做手杖朝着老凯尔达走去,“您还活着!”

他笑得咧开大嘴,露出洁白细密的牙齿,眼角泛起了泪花。

就像一个赢了跑步比赛,喜极而泣的小孩儿。

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狮鹫派前辈脱困,而老师活了下来!

然而他走到一半,眼前景象开始飞速变幻。

那些漆黑如墨的灵体,摆脱了缭绕的黑烟,迅速露出了半透明的蓝色本体。

灿烂的阳光下,凯尔塞壬大门前,一位位虚幻的人体逐渐变得鲜活而清晰。

他们背着双剑,身材高大挺拔,有着典型的骑士气质,瞳孔呈倒立的杏仁状。

他们惊喜地打量着自己的手,脚,触摸脸颊,忽而笑了起来,痛快地大笑,笑声在雪山和大海间回荡。

络绎不绝的灵体越过柯恩,簇拥到凯尔达身边,满脸赞叹和感激,语气满是喜悦,

“老伙计,你拯救了我们!”

“干得真漂亮!”

“‘削笔刀’!狮鹫里最聪明的那个,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找到我们!”

“终于摆脱那个暗无天日的该死监狱!”

“你做到了,凯尔达!”

“哈哈,兄弟们,外面的空气果然要新鲜的多!”

凯尔达狼狈的脸上容光焕发,笑得胡须发颤,合不拢嘴…与灵体状态的同胞们挨个挨个握手,拥抱。

破败的凯尔塞壬荡漾起欢声笑语,一群阔别许久的生死兄弟再度聚首。

罗伊拎着《影之书》悄然站在柯恩身边,安静望着眼前一幕。

他保持沉默,不去打扰。

“一百年了,各位兄弟…家里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带你们逛逛。”老凯尔达激动走向那几间低矮简陋的屋子。

“虽然我们被关在那本破书里,但我们啥都知道!”

“你把学校维持了一百年,还收了个好徒弟!”

灵体们不约而同转身打量柯恩,目光带着长辈的认可和鼓励。

而后者瞬间挺胸抬头!

好似接受将军检阅的士兵!

一群灵体从一间屋走到另一间屋,高谈阔论,大声欢笑!

而凯尔达神情渐渐恍惚。

他仿佛回到了一百多年前,猎魔人的黄金时代。

每年冬天狮鹫派的兄弟们都欢聚一堂,围绕大厅的篝火,分享各自精彩的冒险故事,切磋身手,纵情高歌,一醉方休!

他隐隐看到了那座耸立在过去的壮观的城堡。

他浑身轻飘飘的快要飞起来。

“各位,进屋坐一坐,我为你们准备最拿手的炖肉。”

……

“伙计,很遗憾,我们没时间享受一百年前的老滋味,”一位身形高大,上嘴唇留着精致八字胡的猎魔人搭住了凯尔达的肩膀,笑着说,“我们马上就走了!”

六十多位灵体,好似环环相扣的铁链,一个接一个搭住同伴的肩膀,抬高了目光,望向雾霭朦胧的巨龙山脉。

老凯尔环顾这一张张慢慢淡去的面孔,无声哽咽。

后来不知是谁,唱起了歌。

“倒地流血的时候

我们不会在乎金钱和名声”

紧接着,一群“老狮鹫”在它们破败的巢穴里放声高歌。

狮鹫们的叫声在雪地里回荡,应和着悬崖下潮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它充斥了凯尔塞壬,越过简陋的屋顶,最后飞向悬崖上方广袤无垠的天空。

“因为手足同袍,还有狮鹫的信条

因为手足同袍,还有狮鹫的信条

才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噗—”

六十多道淡蓝色的灵体,好似泡沫一般破碎,蓝色的碎片随风消逝。

老凯尔达坐在积雪的城墙下前,拍打着膝盖,嘴里还在继续哼唱…

“因为兄弟情谊,还有坚守的原则——”

“比生命更宝贵!”

歌声一顿。

“过来,柯恩!”

他突然朝学生招了招手,柯恩走了过去,凝视着老师重新浮现尸斑、遍布腐烂和脓肿的脸颊,泪水夺眶而出,

“哭什么哭,傻小子!”

“把东西拿稳!”

罗伊悄然走了上来,奉还《影之书》。

老凯尔达血肉模糊的手死死抓握住柯恩的手,直到皮肤渗出血液,才把《影之书》交到他的掌心。

血泪顺着凯尔达白骨累累的脸颊滑落,眼中依稀有不舍、担忧、解脱…

“柯恩,以后一定找个学生,把狮鹫的精神传承下去…还有,机灵点,别再当应声虫,明白吗?大声点,回答我!”

“好的,老师!”

柯恩抱着他的挂着几条枯槁的手骨声嘶力竭地大喊。

老凯尔达用仅剩的右眼,望向凯尔塞壬的庭院。

他的目光越过了时间和空间,他看到了一个身材挺拔,留着莫西干黑发,脑后纹有苍鹰纹身的猎魔人。

男人紧紧牵着一个灰褐色头发,瘦瘦小小的男孩儿,行走在黑暗、崎岖、又漫长的狭路上。

艰难前进。

他感受到了异样的注视,忽而回眸。

一瞬间,四目相对。

男人欣慰一笑,冲他点头。

……

眸光和垂暮的夕阳照出城墙下一具血淋淋的骷髅。

凯尔达仰面微笑着,朝男人伸出了手,

“老师……”

白骨嶙峋的手臂极力伸向那遥不可及的时空。

但他的动作戛然而止,笑容凝固。

他腐朽的身体,仿佛风化千年的石雕,从伸出的指尖开始崩裂、塌陷、化作灰色粉末,飞入空气里。

柯恩往前徒劳地搂抱,却只搂住满怀的沙土。

“老师——”

撕心裂肺的喊声和叹息回荡在孤独的凯尔塞壬。

经久不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电台 女声 萌丫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